美文网 -- 放飞思绪,感悟人生!
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周庆荣散文诗作品:理想,其实并没有走远

时间:2018-03-25 来源:szshszh.org.cn 作者:东偶已逝 阅读:加载中..

  感人的温度,应该是这只钢炉良好的内部环境。

  一盘散沙不要紧,钢炉滚烫的怀抱足可以点石成金。它在,我便从不担心生命中会没有铮铮铁骨。

  二

  对钢铁最初的解读,先从钢铁般意志开始。

  当我眼前的钢炉只是曾经的钢炉,北方的冬天,风吹得它身旁的杂草此起彼伏,我发现炉身的锈迹老人斑似地感叹着岁月。

  天空干净,远处的烟囱矗立,如静物。

  钢炉就是钢炉,它终于没像一位老人,愚蠢地否定新生事物。

  它选择沉默地独处,任时光如流水啊。

  三

  我不敢轻易地把沸腾的钢水说成是火红的年代。

  钢枪、坦克、大炮,或者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大刀,我不去查阅关于这只钢炉的历史档案。

  我只要岁月安好,说到英雄气概,我先拔光它四周的杂草,这些杂乱无章的事物,怎能允许它们荒芜掉钢炉的身躯?

  沉默的砖头

  会有这么一天的。

  一块一块的砖头,在建筑的下面,它们来决定一切。

  苔迹,不只是岁月的陈旧。

  蚂蚁,或别的虫豸,访问着这些沉默的砖,它们或许爬出一个高度,它们没有意识到墙也是高度。

  有一天,这些砖头会决定建筑的形状。

  富丽堂皇的宫殿或不起眼的茅舍,这些砖头说了算。

  上层建筑是怎样的重量?

  沉默的砖头,寂寞地负重。它们是一根又一根坚硬的骨头。

  它们就是不说话,更不说过头的话。

  它们踏踏实实地过着日子,一块砖挨着另一块砖,它们不抒情,它们讲逻辑。

  风撞着墙,砖无言。风声吹久了,便像是历史的声音。

  静物

  一些陈旧的景象,是我眼前的静物。春天的夕阳里,我站在一座山的高处。

  一管又一管的烟囱,它们沉默。

  与钢铁有关的时候,它们火热的心肠,一会儿黑色幽默,一会儿白色温柔。高高的天,一定记住了它们说话的方式。如今,它们沉默。

  在夕阳的目光里,在山脚下。我喜欢这些站立的事物。

  说起世道人心,没有什么比它们更经历过烟熏与火绕。不要妨碍它们平静的站立,不要呀!

  习惯了天空下的高度,炉火熄灭之后,站着,成为它们最后的尊严。

  那些能把站立变成躺倒的意志,我边想着这种力量,边走向山下。

  夕阳,逐渐在我的身后。

  沉默的砖头(外一章)

  会有这么一天的。

  一块一块的砖头,在建筑的下面,它们来决定一切。

  苔迹,不只是岁月的陈旧。

  蚂蚁,或别的虫豸,访问着这些沉默的砖,它们或许爬出一个高度,它们没有意识到墙也是高度。

  有一天,这些砖头会决定建筑的形状。

  富丽堂皇的宫殿或不起眼的茅舍,这些砖头说了算。

  上层建筑是怎样的重量?

  沉默的砖头,寂寞地负重。它们是一根又一根坚硬的骨头。

  它们就是不说话,更不说过头的话。

  它们踏踏实实地过着日子,一块砖挨着另一块砖,它们不抒情,它们讲逻辑。

  风撞着墙,砖无言。风声吹久了,便像是历史的声音。

  2010.10.14 凌晨

  秋 夜

  月,真地如钩。

  挂半夜的思念,一生的离愁。

  站在寂静处,秋风阵起,天空里星星的眼神,一丝凉意在前。另一丝寒意,在后。

  不是我呆在北方的秋夜里,固执地预言寒冷。不是我拒绝跟随日晷的影子,与温暖随时随地厮守。

  大片大片的棉田,棉花雪白。

  寒冷的人们啊,快点去那里。拨响长弓,弹出棉絮里飞扬的暖意。手摇纺车,一切还来得及,纺纱,织成暖衣。

  如钩的月,挂着我半夜的思念。没有方向,我的思念漫无边际,谁此时正感受着深秋的凉,谁还未找到自己的棉田,我就思念谁;

  至于一生的离愁啊,我一边行走,一边自己为自己取暖。这漫长秋夜里月光的清冷,就当做是冰镇过的光明吧。

  理想,其实并没有走远

  二十五年前,写的第一章诗是《爱是一棵月亮树》,同许多人一样,写诗,是在读了很多诗之后,总觉得心里有话,想说出来。此后,散文诗就成为我近乎唯一的说话方式。

  那时候及之前,理想一词像我们今天讲的家常话,有一种冲动,有一种追求,当然还有一种等待,所有这些都变成当时如饥似渴的阅读,大学时学的是英美语言文学,而我读得最多的是历史与哲学,阅读的刻苦并非说明我天生就具有求知若渴的品质,今天回想起来,其实,是在等待一种实现,是理想的牵引,是像许多人一样,对自己未来的期待。

  在托名“格丽娜”写作期间,我先后由“情爱”写到“母爱”,再到“自爱”,在模拟异域文化场景的创作中,试图实现性别颠覆后的两性间的融合,直到1993年,我重新成为北大的一名普通学生,最后写的一部散文诗组章是《我们》,之后,至2001年,整整八年的时间,诗歌仿佛离我远去,但诗歌的心情与我的日常生活已深深地胶合在一起。应该说,诗歌的价值是帮助我在平凡的日子里不断地进行诗意的行走,她让我学会把快乐具体化、形象化,把痛苦或困难抽象化。2002年,当我重归诗歌,我写的依旧是散文诗,并不觉得这一文体一直遭遇着清冷,我坚持认为散文诗应该走出自我,借鉴新诗的元素,在交流和学习中,实现包容,达到“大诗歌“的高度。而写作自身也应走出空幻的灵动与纯粹小情小我的咏叹,应主动地关注当下的生命体验,应在寻常的事物和生活场景中发现意义,连接历史与哲学上的厚重及高度。以这一文体在场景叙述上的优势,选择朴素的语言,优先打破诗歌阅读时的障碍,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实现诗歌力量的抵达。

  我们的世界看上去越来越物质,但再物质的状态最后仍离不开精神,对我而言,散文诗就像一块带皮的和田白玉,在漫长岁月中平静地述说纯粹而圆润背后的坚韧。

  我再一次想到理想,决非为了回忆过去,而是想在散文诗写作上能更多地关乎我们的未来,关乎未来我们更为需要的精神。年初,与数位诗界同仁倡导散文诗的意义化写作能更多地关乎我们当下生活,从而凸显我们自身的态度,也是想将理想的精神赋予清晰的现实指向。

  周庆荣:《诗刊》副理事长,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1963年出生于苏北响水,1981年入苏州大学外文系,1985年起在连云港工作8年,1993年考入北京大学国际文化交流专业,在北京工作至今。大三时开始诗歌创作,出版的散文诗集有:《爱是一棵月亮树》(1990)、《飞不走的蝴蝶》(1993)、《爱是一棵月亮树》(合集,2000)、《风景般的岁月》(2004)、《周庆荣散文诗选》(精装本,2006年)。中英文典藏版《我们》(2010年6月第一版,2011年1月第二版,译林出版社)。

  • [编辑:szshszh.org.cn]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